狐狸捞月

若没人陪你颠沛流离 那就以梦为马 随处而栖.

29.生产(下)

29.生产(下)

熬过几近“生死”的一晚后,这个期盼已久的,属于他们的孩子平安来到这个世上。对于这一刻的海是和鉴明来说,这一刻他们是幸福的。

方鉴明抱着刚出生的女儿,坐在海市床榻边,静静的等她醒来。可还没到一盏茶的功夫,怀中的女儿便放声哭啼起来。可方鉴明左哄右哄,女儿都不肯买账。这下好了,海市该被吵醒了。

果不其然,方海市一睁眼就看见自家夫君抱着女儿大眼瞪小眼,时不时还伴随着小家伙低低抽泣的声音。

“她是不是饿了?”方海市坐起身,有些艰难的开口。

正好方鉴明早有准备,叫来奶娘将孩子抱了出去。自从海市怀孕以来,方鉴明每次同她亲热都要顾及到海市肚子里这个小家伙。这下好不容易有同海市独处的机会,他怎能轻易放过。

方鉴明将海市紧紧拥入怀中,亲吻她的额头说道“海市,辛苦你了!”

“哎呀不辛苦,夫君,我答应过你的,要为你生儿育女,这下终于实现愿望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诶对了,夫君有没有想过要给我们自己女儿取什么名字?”

“便叫霁念吧!是我们的霁念。”

海市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霁念同音纪念,这是他的夫君为了纪念逝去的帝旭和缇兰,以及再那场战乱中逝去的士兵,当然也是为了提醒自己,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幸福。

两人就这样紧紧相拥享受着这美好的温存。可独处的时间还是“短暂”的。

奶娘将孩子喂饱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竟又哭了起来。左哄右哄都不肯消停,奶娘没辙了,只好求助海市。

“霁夫人,孩子喂饱后一直哭啼不止,这可怎么办呐?”

“给我吧!”海市接过孩子,小家伙似乎闻到了自家娘亲身上熟悉的味道,便立马止住了哭泣。

“看来小家伙是想娘亲了呢!”奶娘在一旁附和道。

“宝贝,你叫霁念哦!是爹爹给你取的名字,你喜欢吗?念念?”

奶娘知趣的退了出去。房间里尽是一片谐和幸福的画面。

可谁也没有注意到,方鉴明的脸都快黑到脖子了。他此时心里一定在想:这小家伙一出生就抢我老婆,等你长大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谢医】想同你把余生说完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无医理,所有的情节发展都是为了砚花爆术的爱情,勿细究。其中个别有逻辑可能会不通,欢迎大家评点。


第一章

白术就这样被推进了手术室。

  

大门缓缓关上,门与门框发出的碰撞声似乎震碎的肖砚的心,那一刻,她竟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一次,她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时间过得很漫长,肖砚就这样蹲在手术室门口,一丝一毫都没有挪动的痕迹。她似乎把所有好的,不好的结果通通想了一遍,努力劝说自己“白术一定会没事的”,可不知为何,眼泪还是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四个小时后……

  

手术室大门开启,肖砚听到动静立马站起身来,双手胡乱抹了几下脸上的眼泪,怯怯问道“王主任,怎么样了?”

  

这次给白术做手术的正是脑外的王主任。

  

“手术很成功,不过病人还未脱离危险期,要十分注意,一个星期要是没有异常反应,就会醒来转到普通病房了。”

  

王主任的话,无异于让肖砚松了口气。守在一旁的徐一然也上前安慰肖砚。

  

“肖医生这下可以放心了吧,你在这都守四个小时了,快去休息一会吧,白术有我看着呢!”

  

肖砚无奈的摇了摇头,婉拒了徐一然的想法,她还是坚持自己照顾白术。

  

接下来的三天里,肖砚除了看诊,查房,吃饭的时间,其余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照顾白术身上。

她会同白术讲,同罗恩在战地医院救治伤员的故事,会讲罗恩向自己求婚的故事。

  

她同白术讲这些,是为了告诉白术,她已经放下过去的事情了,同时也是为了告诫自己珍惜当下。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七天,这天也是白术清醒的日子。正在接诊了肖砚突然接到了瑞士的电话。

  

“雪莉,很抱歉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西亚边境又发生了轰炸事件,我们这边医生人数不够,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急需你的帮助!”

  

肖砚此时内心已经乱成一锅粥了。现在白术还没醒,瑞士那边也需要她的帮助,她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在反复检查白术的各项指标无误后,她决定去一趟瑞士。肖砚同院长说明了情况后,当晚就订了飞瑞士的机票。

  

临走前,她同徐一然发了一条短信。

  

“徐医生,我回瑞士有紧急的事情,白术就拜托你照顾了。他醒来之后你久把情况如实告诉他吧。另外,归期不定,珍重。”

白小汪和肖小喵的同居小日常/02

肖医生自从上次被白医生“欺负”以后,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抓住白医生的弱点。果不其然,被她找到了!

  

早上七点半的时候,白术迷迷糊糊的打开了洗漱间的门,一只蟑螂飞到了白医生的拖鞋上。他慌忙了把拖鞋踢了出去,正好砸中了打开房门的小光。

  

小光被砸懵了,而我们在白医生飞快的跑到卧室,扑到了肖医生的怀里。

  

肖砚瞬间惊醒,她没好气的望着白术,道“你大清早的干什么!别打扰我睡觉!”

  

说完她又倒在了床上,小狗委屈巴巴的蹭了蹭肖砚的手臂。

  

“老婆,你快起来,有…有蟑螂!”

  

好了,这些我们肖医生彻底醒了,是被白医生笑醒的。

  

“没想到你这么大个人,竟然怕蟑螂!”

  

肖砚自然的掀开被子,踩着拖鞋朝外面走去。蟑螂没看到,却看到小光捂着头一脸无奈的看着白术。

  

肖砚把小光带到厨房,从冰箱里面拿出一个冰袋给敷上。趁这会儿的功夫,那只“可恶”的蟑螂又出来了。那只蟑螂好像只针对白术,又飞到了他腿上。

  

白术跳到了沙发上,紧紧的抱着肖砚。“嘭”的一声,两人的头撞到了一起。

  

肖砚此时非常无语。“白医生,小光受伤不满意,是不是还要拉上我一起啊,嗯?”

  

白术讪讪的摸了摸头“怎么会!不过老婆,你快把蟑螂丢出去!我真的受不了了!”

  

肖砚让小光自己拿着冰袋,自己去寻找蟑螂的踪迹了。此时就是父子二人的“修罗场”。

  

“老爸,你要不要这么胆小啊,你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经破灭了好吗?不国话说回来,老爸呢好像在我心里的形象一直没好过。”说完小光做了一个鬼脸的表情飞快跑走了,屋子里全是父子俩的欢声笑语。

  

肖砚不一会就从屋外进来了,父子俩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肖医生的怒气。

  

直到肖医生进卧室把门一甩,空气瞬间凝结。白术向小光做了一个“嘘”的样子,意思是“老爸先进去打探一下情报,你在外面按兵不动。”

  

白术小心翼翼的打开卧室门,乖巧的跑到老婆身边坐下。

  

“怎么啦老婆?”

  

肖砚没好气的说道“气死我了,我刚下楼去买杀虫剂的时候,好心帮一个小孩捡书,他竟然叫我阿姨!真是气死我了,在医院被叫阿姨也就算了怎么在外面也被叫阿姨!”

  

白术一时间不知道该答什么好,就看道肖砚睁着她的大眼睛望着他。

  

“白术,我觉得那小孩肯定没学好!以后我们俩要是有了孩子一点不能让他这样!嗯,一定不能……唔!”

  

肖医生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狼狗扑倒在路床上。


说实话,她有点懵!白极光小朋友也有点懵,说好的打探情报呢,怎么老爸又打探到老妈床上了??

  

  

事后肖砚问白术,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自己提到了“孩子”这个词。

  

肖医生无奈:怎么自家小奶狗的脑回路这么新奇?哦不,应该是小狼狗!

  

哎!可惜我们肖医生还是没能摆脱白医生的“魔爪”。

白小汪和肖小喵的同居小日常/01

某天晚上,肖医生下晚班回到家,发现家门口多了一只瘦小的“流浪猫”。她想,小猫一定是饿了,于是将白医生随手放在餐桌上的猫粮喂给小猫吃掉了。


后来白医生回家之后,发现咖啡罐里的咖啡豆少了一半。他第一反应一定是小光偷拿啦他的咖啡豆。可小光却一脸无辜:


“老爸,你那个咖啡豆那么苦,我才不稀罕呢!不过老爸,你这冤枉好同志的性格能不能改改!”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肖砚听见了父子俩所有的对话,她莫名有些心虚:完了完了,难道我把白术的咖啡豆当成猫粮喂给猫吃了?


直到白术从房间里出来,肖砚才怯怯的走到他面前,拉着他的衣角,道:“白医生,我…好像把你的咖啡豆当成猫粮……喂给门口的一只流浪猫了。”


白术瞬间炸毛,可奈何又不敢在老婆面前发脾气,于是只好用另外一种方式了。


接下来的几天,白医生开始对肖医生实施“冷战”。

早上起床,肖砚发现白术在厕所捯饬剃须泡,于是主动上前“白医生,我来帮你剃须吧!”


白术不理。


中午趁空闲在办公室午休,肖砚又跑到白术的

办公室,见他在磨咖啡豆,于是自告奋勇“白医生,我帮你烧水吧!”


白术不理。


回到家之后,白术在厨房切菜,肖砚又不请自来“白医生,我帮你洗菜!”


白术还是不理。


白医生其实早就消气了,可他想再逗逗老婆,于是依旧不理她。肖砚感觉自己的耐心快要被他磨完了!决定再试最后一次。


她打开厕所门,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一句“白医生,需要帮忙吗?”


此时,白医生正在洗澡。


肖砚瞬间脸红,可还没来得及关门,就被白医生一把拉了进去。


“肖医生,这次,需要你的帮忙!”

chapter 6

早晨,约莫九点。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在秦施的小脸蛋上,有些楚楚动人。阳华由于心疼自家老婆,在起床后悄咪咪的关掉了秦施的闹钟,并给诚与惠打电话让秦施休息一天,然诚与惠的高管人员对秦施的遭遇表示同情,特批休假一个星期。理由是让她好好调整情绪。

阳华听到消息的瞬间高兴得像个孩子——终于可以和老婆一起度过美好的一周啦!!

秦施大约是在阳华起床后一个小时醒来的,可当她看到已经早上十点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我的闹钟怎么没响?!”

她揉了揉脑袋,踩着拖鞋准备去“制裁”阳华为什么关掉了她的闹钟。可当她看到床头的便利贴上写着

“秦小姐,早安!今天是不用上班的第一天哦!休假愉快,你的老公阳华将对你这一周的生活进行贴身服务!”秦施扑哧一笑:没想到阳华这小子还挺注重仪式感!

……………

“老婆,你醒啦?快去洗漱!你的老公已为您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秦施被阳华拉到了洗漱间,在洗漱的过程中还被阳华偷腥喵儿的吻了一下,对此秦施还有些愤愤不平,可看到阳华那张脸,就什么气都消了。

到了晚上,秦施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视。阳华则偷偷的跑去浴室洗澡,好准备“下一步行动”。

可当他打开水龙头的时候,水花四溅,衣服全都湿透了!秦施在外面听到了浴室里有动静,连鞋都没穿就跑了过去。

“阳华?怎么了?”

等了一会,里面还是没有动静,秦施便推门进去“我进来了?”

只见浴室内一片“惨状”,地上全是水,阳华一个人灰溜溜的坐在浴缸边上,耷拉着湿透了的头发,手中的花洒还在不停的出水。

“老婆,花洒坏了!”阳华可怜巴巴的望着秦施,此时的他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秦施见状,准备出去打电话找维修师傅来家里修水龙头。可当她打完电话之后才发现,水龙头已经完好无损。她此刻才知道原来自己被阳华骗了!

秦施有些生气,转头就要离开,不料却被阳华一把揽入怀中。许是浴室热的原因,两人的身体都开始升温,有些难耐的燥热。

阳华在秦施耳边吞吐着热气,让她有些欲罢不能。“老婆,你准备好了吗?”

秦施微微颔首。

阳华也渐渐的控制不住自己,将秦施抱起朝卧室走去。他有些粗鲁地扯开了秦施的衣服,露出她雪白的肌肤,照势吻了下去。秦施也有些意乱情迷,她有些受不住阳华的热情,在这个恬静的晚上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

一刻钟后.......

“阳华…可以了!”

“老婆听话,再一会儿!”

一室旖旎…….

中秋节放假 放个福利 你们要的🚗来啦 嘘~

chapter 5

阳华好不容易将秦施的情绪安抚好了,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然后紧紧握着她的手,离开了酒店。

一路上,秦施都不说话,有些愣愣的。直到到家后,才放声哭了出来。阳华搂着她,眼眶也有些发红。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

“阳华~你不知道我…我当时真的好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秦施紧紧的抱住阳华,似乎是在宣泄她的不安和委屈。

秦施以自己想喝粥的理由支走了阳华,客厅此时只留秦施一个人,她坐在沙发上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情,也自我调节了情绪,平缓许多后才去卫生间洗了个澡。

秦施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阳华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她,桌上有做好了的白粥以及医药箱。。

刚到家的时候,阳华发现秦施身上好多地方都有淤青和擦伤的痕迹,想必一定是在和陶俊辉挣扎的时候留下的。但这些伤口不及时处理的话,时间长了会留疤的,到时候看着秦施不开心的样子阳华也会心疼。

秦施喝了粥,阳华这悬着的心也总算落下了不少。“老婆,你坐好,我给你涂药。”

秦施乖乖的坐下,任凭阳华“把弄”。

他用棉签浸湿碘伏,随后小心翼翼的涂抹在秦施的伤口处。

在秦施的记忆中,她从来没有这么怕过疼,可当阳华用药水涂抹她的伤口时,她疼得有些不知所措,疼得甚至才流过泪的眼眶此刻又装满了泪水。

她委屈的闷哼出声:“疼……”

“老婆,稍微忍一下,马上就好了!”阳华心痛的吹了吹秦施的伤口。

为秦施涂完药后,又小心翼翼的将创可贴贴在她受伤的位置。动作很轻很轻,生怕将她弄疼了。

这一瞬间,秦施突然觉得,此刻自己对阳华的感觉,好像不太一样了……

涂完药后,秦施将阳华叫到了自己的卧室。

在此之前,阳华从来没有进过秦施的房间,此刻突然一看,似乎发现秦施也有属于自己的喜好。

秦施让阳华坐在了她平常工作的椅子上,而后自己坐在床上。她语气有些凝重的询问阳华。

“阳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此时的气氛有些紧张,阳华似乎也有点喘不过气来,他不敢想秦施会对自己说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阳华有些愣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秦施晚上突然回这样问自己。但他唯一可以明确的是:自己喜欢秦施这个事实是任谁都不可以阻绝的。

“是!我从见都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我…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对你的喜欢,看到你不理我的时候我会难过,看到你和其他男性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我会吃醋,我……”

秦施用手堵住了阳华的嘴,阻断了他想继续说下去的欲望。

片刻之后,秦施开口。

“阳华,如果我说……我愿意把自己交托给你,你会愿意吗?”

阳华此刻内心早已波涛汹涌:他愿意啊!这可是他盼了好久,日思夜想了好久的事情。

“我当然愿意!”

秦施又想到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失落的垂下眼帘“可是……”

阳华以吻封缄,不想让秦施再说下去了。

两人就这样吻了好久。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一分钟……

终于在秦施喘不过气的时候,阳华松开了她。

………………

不知不觉,时间也在缓慢的流逝……

阳华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事,秦施也该好好休息了。

阳华看着秦施躺在床上后,为她掖好被子,然后转身回房。

“阳华!”秦施拉着阳华的手臂,继而道“阳华,你……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

“好~”

chapter 4

酒吧,晚上十点半。

大伙吃吃喝喝也尽了兴,陆陆续续的也以各种理由同陶俊辉请辞回家,他也都准了。毕竟这次临时聚餐的提议是陶俊会发起的,毕竟大伙都知道陶俊辉平常在公司的严厉程度,以至于私底下都不敢在他面前出口大气。

不过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全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陶俊辉喜欢秦施,但大部分人又不知道的是秦施已经在两个星期前结婚了,自然就想撮合他们俩,索性都识趣的离开了。

……

酒吧包间就剩下了陶俊辉和秦施二人。

陶俊辉主动提出要送秦施回家,秦施也没想这么多,以为就是普通同事的关心。可当她上车之后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她回家的路。

“陶律,这好像不是我回家的路?是不是走错了?”

陶俊辉不语,这让秦施有一丝的不安,她又同司机询问道“师傅,请问是要去哪里?不是要去鼎湖公寓吗?”

见司机也不说话,秦施内心不安的情绪立刻涌上了心头,她情绪有些激动。

“陶俊辉!你要带我去哪里?!”

……

“师父停车,我要下车!”她慌乱的去开车门,却被陶俊辉死死禁锢住,怎么动都动不了。此时此刻的秦施脸颊通红,全身也莫名的燥热起来。她突然意识到:一定是刚刚酒吧里的就有问题!

意识逐渐模糊,她昏了过去。

到了酒店,陶俊辉将秦施抱下了车,朝订好的房间走去。他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

喜欢秦施这么多年,可她却被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小屁孩抢了去。他心里不服,难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喜欢就比不上一个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小屁孩吗!

到了房间,她将秦施放在床上,然后去门口将门死死锁上,但陶俊辉没发现她意识逐渐清醒了。

秦施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酒店里面,她昏昏沉沉的扶着脑袋坐起来,发现陶俊辉正朝自己靠近。不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她朝门外跑去,可却被陶俊辉拦住。

“陶俊辉,你干什么!放开我!”

………………

阳华在家里一直等秦施回家,可十一点了她还没回来。阳华实在是按捺不住了,穿上外套,慌忙下楼打了个车就朝秦施公司附近的酒吧赶去。

“不好意思,请问旁边那栋楼的诚与慧律师事务所今晚有没有在你们这里聚过餐?”

那服务生见阳华有些着急,想必肯定是律师事务所某位律师的家属,于是告诉阳华“有是有,不过他们半小时前就离开了!”

“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蓝色职业装,头发有点卷的女性,年龄大概在二十七八岁左右!”

阳华见服务生有点半信半疑,于是又说道“她是我老婆,我现在找不到她了,要是你见过她麻烦你告诉我!”随即他又拿出结婚证给服务生确认身份。

服务生这才告诉他了“你说的这位女性我见过,不过他半小时前和另一个男性出去了,上了我们酒吧的包车,好像是去附近最近的希尔顿酒店。”

阳华将一切打听清楚后,在路边喊了一辆车就朝酒店驶去。这一路上他不停的给秦施打电话,除了第一次打的时候秦施在电话那边传来呼喊声以及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以外,其后的电话就再也无人接听了。

阳华自知秦施出现危险了,不过他好像模模糊糊在电话里听到了秦施喊12这个数字。他猜想秦施会不会被困在酒店12楼的某个房间。

到了地方,阳华递给司机一张红色钞票,说不用补了,于是下车朝酒店里跑去。这一路上他顺利进了电梯,也顺利到了12楼。但是他不知道秦施在哪个房间,索性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敲门,最终在1209号房间找到了秦施。

房间里传来秦施嘶哑挣扎的声音以及东西砸在地板上刺耳的声响。阳华在屋外不由得急红了眼,他一边打110,一边使劲的敲着1209的房门。巨大的声响引来了周围人的不满。

“大晚上的敲什么门啊,不睡觉吗?”

阳华连忙朝酒店的客人们道歉,可依旧没有停下敲门的动作。一旁有一对夫妇看不下去了,上前询问阳华情况。

阳华也将事情的原委简短的告诉了他们,他们决定帮助阳华。

不一会,夫妇便将酒店前台的人员叫了叫了上来,随即公安局的人也到了。

警察将陶俊辉带去了警局,而后阳华冲进房间,发现秦施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蜷缩在床上低声抽泣。

他将秦施紧紧搂在怀里,不停安慰道:“好了施施,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家。”

chapter 3

就这样,两人开启了为期不定的“同居”生活。原本秦施还担心阳华会有什么“不良癖好”。一个星期过去了,她发现这和自己想象中的那个小屁孩阳华不太一样,不仅会做饭,而且家务也整理得井井有条。

这甚至让秦施有的时候很迷惑:阳华长得也不赖,又会做饭,哪个女孩子看了不心动,怎么偏偏会和我签协议婚姻,难不成他喜欢我?

可转头一想:我和他年龄差距毕竟还是有那么大,怎么会可能合到一块去,最多就是为了应付双方父母,等什么时候风头过了,再解约也不迟,毕竟阳华还那么年轻,这时间还是消耗得起;至于我嘛,没这个打算!

………………

某天早晨,秦施起了个大早,她悄咪咪的换好了衣服,又悄咪咪的打开了房门,可她还是看见阳华在厨房忙活,于是默默的叹了口气,朝卫生间走去。

“老婆,起来啦?”

阳华端着盘子朝秦施走去,顺手夹起盘中一块面包准备喂给秦施。

要知道咱们的秦大律师工作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被人喂过东西,面对阳华突如其来的投喂着实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秦施尴尬的笑了笑,避开了阳华的视线,道“呃我……我自己来吧!”

秦施朝饭桌走去,可阳华有些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明显,她并未注意到阳华的失落。不一会,她夹起一块鸡蛋饼喂到嘴里,有些突入其来的惊喜。

“恩!阳华,今天这个鸡蛋饼好吃诶!是你做的吗!”

原本还沉浸在“悲伤”中的阳华小朋友突然听见自老婆夸他了,瞬间将刚才的沮丧抛之脑后,连忙坐到秦施旁边,为她夹菜。

“老婆喜欢就行,以后我天天给你做!”阳华就这样看着自家老婆吃着他精心准备的早饭,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很快结束了早饭时间。

秦施稍稍整理了一下着装,拿起包准备去上班了。走前用和小朋友说话的语气同阳华说了一句“乖乖在家哦,等我回来!”

本来秦施没当回事的话,在阳华心里却是一百倍的开心!

而阳华自己也发现了——他可能有点喜欢秦施了。为了确认这一点,他给他以前最要好的大学同学打了电话。

——

“兄弟,问你个事呗!”

……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啊?”

“以你所述的情况,已经哥们多年的经验,你八成是真的喜欢上人家了!需不需要哥们给你支招儿,赶紧抱得美人归啊!”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至于追媳妇儿,还得靠自己。好兄弟!大恩不言谢,改天请你吃饭!”

——

傍晚。

阳华做好了饭菜,还特地去楼下花店买了一捧鲜花,满心欢喜的等秦施回家。他坐在沙发上脑补了无数种秦施回家看到这一切的感动和惊喜。

“叮~叮~”

铃声伴随着震动传入的阳华的耳朵,他拿起手机,发现是秦施打来的,心中一阵狂喜,连忙按下了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了嘈杂刺耳的声音,紧接着秦施开口“阳华,今晚我们公司聚会,就不回来吃饭了,我回来可能会很晚,你早点休息吧,不用等我回家!我这里信号不太好,先挂了!”

嘟……

阳华放下手机,看着桌上的饭菜和那捧鲜花,有些难过。他默默的坐回了沙发上,安静的等着秦施回家。

三个小时过去,已经晚上十点了,可秦施还没回家,这让阳华有些心急。他莫名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不会遇上什么事了吧!

全文1196字,最近疫情原因在家隔离,只是暂时性更文,后面回学校了还是会停更,宝子们见谅!

28.生产(上)

近日,海市即将临盆,可偏偏赶上上元节,海市又是个爱凑热闹的性子,不用想她也会让方鉴明带自己去逛灯会。

“夫君~”海市扶着腰缓慢的坐到方鉴明身旁,扯弄着他的衣袖,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方鉴明,似乎在渴望什么。

方鉴明太了解自家夫人心中所想了,他本是不同意的,可瞧着海市那副“可怜”样儿,他不得不软下心来。

“好好好,为夫带你去!可你要答应我,不许离开我的视线范围,要是有不适的感觉一定要跟我说!”

………………

方鉴明为海市寻来了厚斗篷为她披上,然后紧扣着海市的手,缓慢踱步去向集市。一路上,海市东瞧瞧糖糕点心,西瞧瞧糖人灯笼,别提有多开心了。可方鉴明的视线却一寸都未曾离开过海市,生怕她会不舒服。

终于等到海市玩累了,方鉴明似乎也能松一口气的时候,三两个孩童从人群中蹿了过去,不小心撞到了海市高高隆起的腹部。不适的感觉袭来,疼得海市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覆着肚子弯下腰,有些艰难的开口。

“方鉴明~我…肚子疼,可能……要生了!”

果不其然,方鉴明最担心的还是来了。他将海市抱起,在人群中穿梭。本打算回家,可见着海市目前的情况,怕是来不及了。他想寻一处医馆,可这个时候,医馆早就打烊了。

正值他焦急时,一对中年夫妇见状,上前询问道“这位公子,您的夫人是要生了吧!若是不嫌弃,吾妇应该能帮上忙!”

方鉴明有些半信半疑的望着他们,不知如何开口。

“公子,您放心!我们夫妇俩以前就是开医馆的,可惜家道中落,没能干下去。可吾妇干接生这一行已有十余年,若是您相信我们,保证保您夫人母子平安!”

…………

此刻海市疼得衣衫尽湿,头上的汗珠也顺着脸颊汩汩流了下来。“夫君~我好疼,就按他们说的办吧,我相信他们!”话毕,海市晕了过去。

方鉴明见自家夫人都发话了,便也只好点头答应。夫妇二人打开了房门,方鉴明也跟随者这对夫妇的脚步进了屋内。

27.委屈

自从方鉴明得知海市怀孕后,对待她的饮食起居甚是谨小慎微。这让方海市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废人一样,为此她很是不满。

直到有一日,她终于忍不住了。

”方鉴明!”

海市呼唤方鉴明时,他正在院内洗碗。听到屋内有动静,他便放下手中的动作朝屋内快步走去。

“怎么了,可是有哪里难受?”方鉴明朝系在腰上围裙胡乱擦着手中的水渍,焦急问道。

而这一细小的动作,被方海市尽收眼底,她不禁莞尔——原来自家夫君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可为了想要“自由”的决心,她决定暂时收敛自己的情绪。

“我不舒服!”方海市别过头去,佯装生气。

这着实把方鉴明给整懵了,方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惹夫人生气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方鉴明,你能不能不要一天都把我关在屋子里?我真的很憋屈,很难受,浑身上下都难受!”

方鉴明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个!他坐到方海市身旁,大掌抚上方海市还未曾隆起的小腹,柔声道“海市,听话!为了你肚子里这个小东西,就再坚持几个月好不好?”

方海市突然灵光一闪,鬼点子又蹦出来了“好啊,我答应你,不过从此以后,你别想和我睡在一张床上!”

……………………

自此以后,方鉴明就再也不敢“关着”海市了,毕竟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他只好先委屈一下海市肚子里这个小疙瘩,等出生再好好补偿他吧!

接下来的半月里,海市隔三差五就嚷着让方鉴明带她去集市吃吃喝喝。甚至有几次还没到家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至于本该是睡前就要做完的事情,全被方鉴明揽下。

他甚者有一种恍惚的错觉——海市似乎回到了小时候那般幼稚的模样,为此也很庆幸,自家夫人只有在他面前时,才会露出如此可爱的一面。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就因为方鉴明由着海市的性子,生孩子这一步让非但让海市遭了很大的罪,却也是疼在方鉴明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集训总会有一些突如其来的灵感,最近我们这边疫情严重,小区被封了,学校也回不了,趁空闲时间,灵感也还在,就安排点小文犒劳犒劳大家吧!宝贝们趁热食用哦^_^